鞋易 >>  站西鞋城网
400-620-6262
当前位置:鞋易新闻 > 鞋文化 > 鞋履文化 >
不说不知:苏州弹词中蕴含的鞋履文化

时间:2010-10-11 10:58 来源: http://china.wooshoes.com 作者: 站西鞋城网 浏览:

    【站西城网-鞋业新闻】 文化千姿百态,文化无所不在。
 

    鞋履文化,是服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服饰文化又是人类文明史中不可缺少的一角。


 

    博古精深的鞋履文化,源远流长。鞋履是一种文化载体,它必然反映在各类文化之中,其中以文学艺术最为突出。著名童话家安徒生的灰姑娘从一个贫民的女儿变成王子的妻子,首先是从脚上开始的,有了一双谁也穿不上的,唯有她能穿上的水晶鞋。在中国历代的小说、诗词、传说、歌词、戏曲中,都出现了鞋的欢歌,鞋的赞歌,鞋的悲歌。


 

    被胡乔木同志称为“中国一绝”的江南明珠——苏州评、说、噱、弹、唱、演是她的艺术手段,理、高、趣、细是她的艺术特色,鞋履文化也渗透其中,为情节推波助浪,让故事曲折变幻,使书情幽然风趣,让听众拍案叫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试举几个片段。


 

    弹词开篇,一种群众性很强的艺术形式,开始时是专门为书场听众“宠场”服务的,后来经过不断实践、丰富,已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样式,许多开篇唱词文才兼美,雅俗共赏,叙事绘景,抒情议论,其文学鉴赏价值在曲艺艺苑中也是独树一帜。弹词开篇中以描述鞋子为内容的也常能见到,其中以陈灵犀创作的《一双军鞋重三斤》最具代表性。


 

    军鞋是战争产物,作为军人打仗时穿着的专门鞋饰,在军事装备中起到重要的作用。《一双军鞋重三斤》以一个侧面反映了南京路上  好八连南征北战的革命精神和艰苦朴素的传统美德:


 

    好民的子弟兵,
    是毛主席的好学生。
    艰苦朴素风格高,
    革命传统永继承。
    以身作则张连长,
    一双军鞋重三斤。
    已经穿了四年零,
    补钉打得数不清。
    战士有心开玩笑,
    说道这双军鞋旧万分。
    好送到博物馆中当展览品。
    张连长,笑盈盈,答一声,
    你们休把破鞋看得轻。
    它曾经帮我踏平长江千里浪,
    它曾经帮我赶走美蒋百万兵,
    对革命立过一点小功勋。
    须知道,艰苦奋斗是革命的传家宝,
    这传家宝是革命前辈付咱们。
    有了这传家宝……
    莫道军鞋三斤重,
    我还要穿了它继续向前进,
    穿了它奔向共产主义的凯旋门。


 

    由京剧《法门寺》改编而成的长篇弹词《双姣奇案》,其中就是由一只绣花鞋引出一桩千古奇案。


 

    明朝正德年间,世袭指挥傅朋游春,路过孙家庄,见卖鸡姑娘孙玉姣在门口绣花,上前问话,两人一见钟情,“拾玉镯”私订终身,时被刘媒婆瞧见。傅朋走后,媒婆上前盘问玉姣,姑娘面红耳赤,答应送一信物给傅家公子,奈何家贫拿不出值钱之物,思量再三,就送一对亲手绣制的绣花鞋。这对绣花鞋放在箱底,大红的,全新的,这鞋儿要比荷包,手帕亲热得多。玉姣唱:


 

    鞋儿是我亲手绣,
    何不拿来赠送他,
    他赠我盘龙镯,
    我送他红绣鞋,
    绵绵情意意更加。


 

    (咕)一只送给傅朋,一只留在我身边,等到将来,咪哩吗啦大拜堂,鞋子成对,夫妻成双。哎呀呀,鞋子啊鞋子,你比我福气,为什么?因为你马上可以去陪伴傅家公子了。


 

    鞋儿啊,
    你代奴奴去陪伴傅公子,
    你叫他时时想念咱,
    到将来,鞋儿成双人成对
    我可以再绣两朵并头花。
    在这里,鞋子是爱情的信物,鞋子是婚姻的媒介。


 

    姑娘高高兴兴拿出一只绣花鞋交给媒婆,媒婆接一看,顿时呆脱,鞋儿小得来,三寸勿到,二寸七八,鞋头翘起,名叫凤头鞋。大红缎子,鞋帮上绣了花,鞋底上也绣了花。鞋底上绣花如何走路呢?原来这鞋儿勿是穿了走路的,是睡觉时穿的,叫睡鞋儿。


 

    刘媒婆拿过绣鞋,放到袖筒里,回到家里,被无赖儿子刘彪发现,抢走睡鞋儿,权作把柄,半夜潜入孙家欲奸玉姣,那知误杀了玉姣的舅父母。就是这只寄托恋情,传递爱情的睡鞋儿,引发了两条人命的大案。傅朋涉嫌被拘,屈打成招,问成死罪。几经曲折,终于乘皇太后法门寺进香之日,傅朋另一未婚妻宋巧姣上前陈述情由,冤狱终得昭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    这部长篇弹词,也可名《一只绣花鞋》。


 

    在长篇弹词《孟丽君》中,和金莲的情节更引人入胜。


 

   《孟丽君》亦称《华丽缘》、《女丞相》,是根据清朝乾隆年间女作家陈端生的作品改编而成,苏州弹词演员在演出、加工中充分发挥了评弹艺术理、味、高、趣、细的特色,在孟丽君的《着靴扮男妆》、《脱靴露真情》上做足了文章,淋漓尽致,趣味横生。


 

    元成宗时,皇甫少华与未婚妻孟丽君受到陷害,少华出走,丽君也女扮男妆出逃。丽君出逃时,穿男装问题不大,将哥哥穿的海青,戴的方巾,剪掉一些,稍加缝补,尚能合身,但一双缠过的小足穿惯金莲要改穿哥哥的靴子有了困难,不能行路,评弹艺人在这里大肆“渲染”,先是孟丽君穿了金莲再穿靴子,靴子套金莲,不行,壳通壳通,举步艰难;继而再加工,找来一团包脚布,将金莲像包粽子一样横一层竖一层,足足包了十几层,再套进靴子仍然有松动,走路不踏实;最后找来一大包棉花,垫在靴底,塞在脚边,终算蛮舒服,可以走路了。走几步问题不大,一走长路,脚上又是穿金莲,又是包脚布,又是裹棉花,小足上渗出脚汗,靴子里热气腾腾,这样热的脚不好熬(苏州话“热脚”意即“日子”)所以,常言“热脚难过,热脚难过”就是这个出点。


 

    孟丽君女扮男妆出走以后,由于才华出众,几经坎坷,改名郦明堂,被任为丞相。元帝疑郦明堂是女,屡屡相试,欲纳为妃,太后也疑郦明堂是女,让她酒醉清风阁,然后派心腹宫娥都美儿、苗瑞英给郦明堂《脱靴露真情》。两宫娥把郦明堂的脚各自一只放到自己的膝盖上,准备脱靴:


 

    “一看嘛,哎唷,实在吓人,纱帮粉底乌靴又是宽,又是长,底又厚,份量重。”


 

   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双靴脱下。只见靴内塞满棉花团,脚上穿了一双白罗袜子,又阔又大,正想把靴子重新给穿上,忽然感觉到两足柔软,褪下罗袜一看,里包好几层包脚布,打开包脚布,赫然一双纤小的脚儿,穿了一双红缎绣花弓鞋,鲜艳夺目。两人又惊又喜,忙把绣鞋脱下。一看,弓鞋精美绝纶,上面还绣着杭州西湖小八景呢!

    (唱)见那小小绣鞋分外精,
    软底红帮绣风景。
    有那雷峰夕照雷峰塔,
    印月三潭印月明。
    还有柳浪闻莺闻柳浪,
    断桥残彐彐晶莹,
    平湖秋月明如镜,
    曲院荷风分外清。
    花港观鱼鱼意乐,
   苏提春晓柳迎风。
    小孤山,湖心亭,
    还有那岳王坟与风波亭……


 

     孟丽君这双绣鞋可称“世界第一鞋”了,你想,三寸金莲,只有三寸,要绣西湖小八景,这是夸张又夸张的手法了。尽管是微缩景观,恐怕也要用放大镜甚至显微镜看了,这是评弹艺术特有的细腻了。书说到这里,艺人们又来了一段“外插花”顺口溜,说三寸金莲也有分等级的:


 

    二寸七八是精品,
    齐巧三寸是正品,
    三寸三四等外品,
    三寸七八处理品,
    超过四寸当废品。


 

    听众们哄堂大笑。当然今天的笑声也是由昨天的痛苦而来。“小鞋一双,眼泪一缸”。千百年来,金莲是中国妇女在封建社会里所遭遇的最悲惨的摧残,也是中国鞋履文化史上最黑暗的一页。随着历史的推进,1998年10月,最后一家生产三寸金莲的工厂已经停止生产,凝刻心酸的鞋楦也送进了博物馆,小脚悲歌终于画上了休止符。

文章转载请保留新闻出处:站西城网,全球最大鞋子批发市场的鞋网

分享本文到: 新浪|微博新浪 百度|Hi空间百度 开心网开心 校内|人人网人人 豆瓣网豆瓣 搜狐|白社会白社会 淘宝|淘江湖淘宝
顶一顶
(0)
0%
踩一踩
(0)
0%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新闻
热点新闻
图片新闻
  • 5月全国首家鞋

  • 古文化街中的鞋

  • 绣花鞋最早起源

  • 清代皇帝朝靴【

  • 世界最大轮滑鞋

  • 鸠山首相的先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