鞋易 >>  站西鞋城网
400-620-6262
当前位置:鞋易新闻 > 鞋易商家 > 鞋易经理人 >
探讨家族企业的营销模式

时间:2011-01-18 10:13 来源: http://china.wooshoes.com 作者: 站西鞋城网 浏览:

  【站西城网-鞋业新闻】 当亚洲经济危机1997年波及韩国时,许多评论员认为,该国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当地财阀(chaebol)手中的权力造成的。所谓财阀,即家族控制的大型企业集团。当时,韩国最大的财阀有:三星(Samsung)、现代(Hyundai)、LG和大宇(Daewoo)。据称,这些集团涉足的行业太多;它们与政府的关系过于亲密——赋予了它们获取廉价资金的特权;它们的公司治理安排不透明。

  批评人士指出,韩国亟需对这些公司进行改革,让它们的管理与英美接轨。

  亚洲危机确实给韩国造成了创伤。一些改革得以实施,一些财阀走向破灭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大宇。但管理较好的集团根据新环境做出了调整,包括增加外国投资者的持股比例,而且仍在韩国经济中占据着主导地位。如今韩国产业的所有权与危机前并没什么太大的不同。三星集团仍由李氏家族控制,LG由具氏家族控制,现代集团由郑氏家族控制,SK集团由崔氏家族控制。

  这种局面会持续多久?西方人普遍认为,随着新兴市场企业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上升,它们将需要增强自身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,尤其是英美投资者。这包括:它们专攻行业数量要减少,创始人家族的角色要减弱,股权要更加分散。但正如三星、塔塔(Tata)和其它公司所证明的,家族控制与多元化,与成功击败竞争对手并不矛盾,即使是在要求最为严格的市场也是如此。

  此外,在过去三年内,英美公司治理模式的吸引力似乎有所减弱。难道是在这个领域,发达工业国家需要向新兴市场学习,而不是反过来?

  尽管韩国财阀的规模与实力比较突出,但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产业结构也与之类似。各家族集团,如印度的塔塔与Birla、土耳其的Ko 与Sabanci、墨西哥由卡洛斯 斯利姆(Carlos Slim)控制的Carso等,都是本国经济强有力的推动因素,而且在海外也越来越活跃。它们的下属运营公司(如塔塔汽车(Tata Motors)或塔塔钢铁(Tata Steel)),在法律上是独立的实体,往往会在本土证交所上市,但也会通过交叉持股和互兼董事,与控股家族联系在一起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它们与通用电气(General Electric)等美国企业集团截然不同,后者拥有下属公司的全部控制权,而所有权结构是分散的。

  家族集团之所以存在,部分原因在于它们弥补了缺失或欠发达的经济制度——韩太云(Tarun Khanna)和Yishay Yafeh在牛津大学出版社(Oxford University Press)新出版的重要研究文献——《牛津企业集团手册》(The Oxford Handbook of Business Groups)中对此做出了解释。如果一个国家公开资本市场规模较小或根本不存在,企业所有者就有必要从内部筹措资金,并将剩余资金投入到他们可以直接控制的其它业务中。若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不可靠,缺少对商业关系的信任,通过将家族成员安置在关键岗位上,所有者就可以降低风险。他们还可以开发内部劳动力市场。正如兰德尔 莫克(Randall Morck)在《牛津企业集团手册》中所指出的,家族集团让人才在企业之间流动,而无须依赖充斥着假证书的外部劳动力市场。“在这类国家,最好的商学院可能就是强大企业家族的饭桌,”莫克写道。

  并非所有的集团都会走向国际舞台。但马洛 吉兰(Mauro Guillen)在为上述文献撰写的稿件中指出,那些走向国际舞台的集团,常常会受益于鼓励本国企业走出去、同时抑制外国跨国公司对内投资的政策机制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有事业心的人(有时会得到政府的支持)可以整合进军新行业所需的资源与技能——开展可行性研究、获取执照、安排融资方案、获取外国技术、招聘与培训员工。某种程度上讲,这些是可以运用到其它行业的通用技能。

  关键的问题是,随着本国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,这种结构的效用是否会下降,甚至产生反效果。危险在于,大型集团可能会操纵市场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,阻扰专业公司的崛起。

  以韩国为例。Hicheon Kim指出,韩国互联网市场主要是由财阀发展起来的,而在美国,亚马逊(Amazon)和谷歌(Google)这样的公司比比皆是;财阀的财力、分销渠道和品牌赋予了它们优势。要阻止这样的结果出现,政府必须推出强有力的竞争政策,还要建立让初创企业容易获得资金的金融体系。

  不过,即使竞技场建得完全公平,家族集团也不一定就会被按照英美模式组建起来的公司所取代。英美公司治理存在一个严重缺陷:缺乏将确保公司长期健康作为高于一切的目标的相关所有者。控股家族可以弥补这个缺陷,这样的例子在欧美有很多(见图表),如瑞典的瓦伦堡家族(Wallenbergs)、怡和集团(Jardine Matheson)的西泽克家族(Keswicks)。这些例子表明,这种结构在西方金融体系中也可以运行良好。

  当然,家族控制有不利的方面。其中一个就是所谓的卡内基效应(Carnegie effect):即下一代的能力可能不及企业开创者。另一个不利方面是,有可能出现继承人之争,就像印度的信实(Reliance)集团最近所表现出来的那样。此外,欧洲还出现过一些控股家族牺牲小股东权益以自肥的案例。但拥有一个强大的家族股东也有好处,特别是稳定性和投入,以及永远用警惕的目光注视企业管理层。

  如今主导新兴市场的家族,并非都能像瓦伦堡或西泽克家族一样持久。但如果一个家族能以务实的态度决定进入或离开某个行业,或能幸运地生下有能力继承父业的子女,或者能聘用家族外部的有识之士,那么这个家族就有可能存活下来——并且证明,英美模式的替代品确实存在。

文章转载请保留新闻出处:站西城网,全球最大鞋子批发市场的鞋网

分享本文到: 新浪|微博新浪 百度|Hi空间百度 开心网开心 校内|人人网人人 豆瓣网豆瓣 搜狐|白社会白社会 淘宝|淘江湖淘宝
顶一顶
(0)
0%
踩一踩
(0)
0%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新闻
热点新闻
图片新闻
  • 情感文化对商品

  • 校园中的运动服

  • 中国成熟企业该

  • 体系制胜,营销

  • 运动品牌终端加

  • 小故事之:老鼠